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 >
 

煤炭消费峰值将现 救市与反腐的双重变奏

  • 时间:15-06-07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  •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消息,近日,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,依法对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、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。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。
     
    在更早之前2013年,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、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、义煤集团原董事长武予鲁、郑煤集团原董事长孟中泽均被查。从地方到中央再到国企,能源系统正在进行着一场大规模的反腐与重建行动。
     
    一位投资行业高管称,在得知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被抓后,他判断,一场意在规范行业各种规则与潜规则的风暴即将掀起,涉及的相关商品和上市公司将面临重整。
     
    与此同时,在寒冬中苦苦挣扎已有两年半的煤炭行业,虽有各地方政府的诸多救市举措,但产能过剩、环保节能等政策的落地、进口煤的冲击等,使得这些救市政策助益甚微。
     
   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山西正在推出17条救市新政,主体思路是加速煤炭市场化运营的道路,有山西能源界人士指出,“其中会涉及在监管和杂费环节的管理和清除,尽可能切断腐败利益链条”。
     
    煤炭流通专家、睿能咨询首席咨询顾问李廷表示,目前全国在产和在建(不包含尚处于规划中的)煤炭产能已经超过55亿吨,“当然这些产能不可能突然全部释放出来,也会有部分在建产能成为烂尾”。与之相较,2013年国内煤炭产量仅为37亿吨。
     
    多重因素影响之下,5月22日行业板块分类中,煤炭板块领跌两市,跌幅1.46%,41只相关概念股中37只下跌。云煤能源以5.62%的跌幅领跌煤炭板块。
     
    煤炭救市与斩断腐败利益链条
     
    在煤炭市场最火爆的年景里,整个煤炭产运销链条上的各个环节,都分享了煤炭带来的利益。
     
    作为在煤炭行业爬摸滚打近30年的老将,煤炭贸易商杨邦已转战湖南金丝楠木市场,离开煤炭市场有一年半之久。“从项目立项、审批、工程建设,到运输,再至电厂,每个环节都有寻租的可能。”5月22日,杨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露出从事该行业的疲惫。
     
    在煤炭市场最火爆的年景里,整个煤炭产运销链条上的各个环节,都分享了煤炭带来的利益。
     
    一位山西省内能源人士坦言,作为山西的支柱性产业,煤炭在过去从2001-2011年的黄金十年中,随着国内经济的高速成长而衍生的巨量需求及价格的飙升,使其从其勘探、审批、开采、安检作为起点,在其产运销的链条上,产煤地的各级地方政府、运力部门、电厂等,“每个环节都有腐败的机会”。
     
    据媒体报道,2008年,山西省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成立。两年下来,清缴金额达304.14亿元,2353名官员被查处,其中7名为厅局级官员。在这7人中,大同市原副市长王雁峰、大同市公安局原局长申公元,两人案发于同一个案件,被领导小组定位为典型大要案件。
     
    河南方面则显示,2011年5月-2012年4月间,该省立案查处涉煤腐败案件286件,党政纪处分370人(其中处级以上76人),移送司法机关161人。
     
    上述山西能源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山西正在推出17条救市新政,“其中会尽可能切断腐败利益链条”。
     
    “像我们贸易商,可以从最初的运输环节开始计算,而这其中以铁路运输为最。” 杨邦说,铁路运费较公路便宜超过一半,故此请车费、点装费、代发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存在于铁路运输环节中。“如点装费视季节、地域和运力紧张情况不一,10-150元/吨都有可能。”
     
    再以请车费为例,煤炭企业原则上是要与电厂等煤炭买主签订煤炭购销合同,然后据此与原铁道部签订煤炭运输合同,从而获得铁路运输计划,由此车皮计划审批权成为腐败温床。资料显示,刘志军窝案涉及到13名高官,除刘志军外,曾在铁道部运输局、呼和浩特铁路局和太原铁路局任重要职务的8人,且多数人的受贿犯罪与铁路货运业务有关。检察机关认定,2004年至案发时,丁书苗旗下公司通过刘志军等人安排,倒卖煤炭运输计划,非法获利4.43亿元。
     
    “公路运输中遭遇的杂费罚款更多。”广州一位煤商说,公路运输需面对密如织网的收费站和名目繁多的罚款,如某省征收的出省费、准销量、煤炭发展基金等,就高达100元/吨。作为煤炭终点环节的电厂,其中利益寻租空间同样惊人。上述煤商举例,其供煤给湖南一家电厂,需要给负责采购的电厂燃料部30-50元/吨的回扣,还有化验处20元/吨的费用。“设想一下,如果一个100万千瓦装机的火电厂,每年烧煤300万吨,以50元/吨的中间费用计算,这一块就是1500万元。”
     
    产能过剩的重压
     
    “在煤炭市场行情下行等前提下,大型煤企煤价可能到500元/吨左右,大企业的市场份额会进一步加大。”
     
   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,一季度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总额323.2亿元,同比下降41.2%;大型煤炭企业亏损面达44.4%,比2013年扩大了13%。
     
    新政频出的同时,统计数据显示,4月份全国煤炭产量3.01亿吨,同比降1.31%,目前山西、陕西、内蒙古部分小煤矿已经停产。
     
    “在煤炭产能过剩的前提下,技改及扩产仍在进行,而在能源结构转型的前提下,这些产能会被消化吗?”北京长贸咨询公司总经理黄腾称,世界煤炭产能都在过剩,且低价向国内销售,加之天然气替代部分煤炭用量的进程在加速,使得煤炭消费难以跟上产能扩张速度。
     
    李廷指出,目前国内煤炭在产和在建产能为55亿吨。不过,根据相关统计资料和最新工作计划,我国煤炭消费总量可能很快于2015年前后到顶,而2017年煤炭消费则可能降至24.8亿吨标准煤(即34.8亿吨原煤)。
     
    根据日前三部委联合下发《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》显示,2017年京津冀、长三角和珠三角全部地级以上城市开展能源需求管理试点。同时,通过逐步降低煤炭消费比重,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等区域力争实现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;北京市、天津市、河北省和山东省净削减煤炭消费量分别为1300万吨、1000万吨、4000万吨和2000万吨,共计8300万吨。
     
    黄腾认为,对于中小煤企而言,更重要的是大型煤企市场控制程度的加强。根据华东一位煤企人士提供的数据,1-4月神华合同兑现率高达93%,其中华东95%,此中最高的江苏为97%。目前神华下水份额占环渤海煤炭港口41%(不含褐煤港),神华煤进长江又占神华下水量29%。“在煤炭市场行情下行等前提下,大型煤企煤价可能到500元/吨左右,这会让很多的中小企业纷纷倒闭。”黄腾说,大企业的市场份额会进一步加大。
     
    在中国与俄罗斯签署30年、每年3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供应合同后,深圳一位煤企高管甚至表示:“动力煤可以继续看空!”
     
    (责任编辑:admin)